来自 机械设备 2019-12-08 09:00 的文章

北约怎样给我军舰艇起名

  这次青岛海上大阅兵,连续几个月来都是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外媒在描述我海军舰艇时,多次出现诸如“夏”级、“旅海”级等字眼,这种划分的渊源和依据是什么呢?

  在冷战期间,美苏两大阵营都非常重视自己武器装备的保密,而摸清和描述对方的“底牌”成为一项重要工作。北约对苏军战机的命名就很有意思,称米格-17为“壁画”(Fresco),米格-19为“农夫”(Farmer),米格-21为“鱼窝”(Fishbed),米格-23为“鞭挞者”(Flogger),这些代号均以F为首写字母,也符合美国空军将战斗机的代号用F(fighter战斗机)来打头的规则。但把自己的战斗机命名为“幻影”、“猛禽”,把对手的叫做“鱼窝”和“农夫”,不难看出北约“起名大师”的倾向性。

  而根据我国船舶工业和海军有关规定,我国军舰按“型”来划分,根本没有划分“级”,如112号驱逐舰是052型,但北约称之为“旅沪”级,051型驱逐舰被北约称之为“旅大”级。北约的这种编号方式有什么规律呢?

  用“北约编号”来命名中国军舰的级,其发明者是美国海军情报部,至于这种编号方式的具体细节还不得而知。但日本军事杂志《世界舰船》在2006年的一篇文章,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角度。

  该文称,美国海军针对中国海军严格的保密政策,采用了新型军舰首舰停泊军港和造船厂的汉语拼音来命名的方法。如在上世纪70年代初完成首舰的051型驱逐舰是在大连建造的,而且停泊在旅顺港,所以将级名定为“Luda”级。汉字可以直接写为“旅大”(旅顺和大连在当时被一并称为旅大市)。

  这之后的北约编号将我国驱逐舰级名开头定为“Lu”成为默认规定,首舰在上海完成的第二代驱逐舰052型的级名是“Luhu”,其汉字书写为“旅沪”(沪是上海的别称)。但随后在大连竣工的051B型驱逐舰被命名为“Luhai”,汉字书写为“旅海”。这里就出现了问题,旅海中的“海”字与大连在字面上看不到任何关系。进入新世纪,上海的江南造船厂建造了防空性能很高的导弹驱逐舰“Luyang”级,被译为“旅洋”级。这就可以看出,“北约编号”中存在着一些不可理喻的成分,随着我海军装备的更新换代,这种编号方式的局限和混乱日益显露出来。

  我国核潜艇目前的4个型为091、092、093、094,其中09是核潜艇代号,后面的数字为型号,单数表示攻击型核潜艇,双数为战略核潜艇。但北约将091型称为“汉”级,092型称为“夏”级,094型为“晋”级……这种级别命名方式都采用了中国的朝代名。

  至于这种很有“中国特色”的级别命名方式的来由,在冷战时期西方海军界流传着一种说法:“中国从最初引进苏联的‘罗密欧’级潜艇开始,潜艇研制一直缓慢,从一个型号到下一个型号往往历时十几年甚至二三十年,让西方军情人士和专家感觉中国制造一级潜艇就像历史朝代更替一样,要等很久,于是就用历史朝代来命名中国潜艇。”

  不管北约的命名规则有何来由,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方式不能被中国认可。军事专家张召忠在他的博客中说:“不同的潜艇类别与中国不同的朝代没有任何关系,类似‘夏’级、‘汉’级这样的命名是外国人给中国潜艇起的外号,我们一律不予承认。”就在4月21日,作为中国海军派赴美舰担任联络官的沈俊少校特别强调说,很多外国媒体把中国海军舰艇命名为“夏”级导弹核潜艇、“中华神盾”驱逐舰等,这都是不准确的。

  今年第一季度,北京连续出现重度雾霾天气,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因雾霾移居海外。[全文>

  ]

  自信、自我、自由、乐观并且欢迎改变,疏离宗教、政治和社会,自恋而乐观。[全文>

  ]

  13日,中国人民银行以保证金融安全为由,叫停了阿里巴巴和腾讯11日刚刚宣布推出的虚拟信用卡。[全文>

  ]

  中国银监会宣布,包括阿里巴巴、腾讯在内的10家公司,已被选定参与投资中国首批5家民营银行。[全文>

  ]

  许多人认为雷达无所不能。令他们惊讶的是,依靠这项技术至今也找不到消失的MH370航班。[全文>

  ]

  一些票务公司和个人为了与“黄牛”作斗争,无奈之下也得“以牙还牙”,外挂大战愈演愈烈。[全文>